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

这位十九大代表终身未婚,用30年抚养23个孩子成才(2)

2017-10-17 16:31   来源:网络整理

    时光荏苒,23个孩子相继来到这个特殊而温暖的家庭,然后绝大部分又陆续回归社会。现在,郑忠燕家里只剩下最小的两个儿子,以及渐渐老去的郑忠燕。这些孩子中,最大的已经38岁,最小的才6岁;有12个孩子已经成家立业;有9个取得大专以上学历;还有的出国留学,有的当医生,有的则走上了大学讲堂。

这位十九大代表终身未婚,用30年抚养23个孩子成才

    ▲郑忠燕和最小的两个儿子。(李小波摄)

    “妈妈”的遗忘

    为郑忠燕提供“妈妈”这份特殊职业的,是国际SOS儿童村组织。这是一个国际性民间慈善组织,其宗旨是以家庭方式抚养、教育社会上的孤儿,让他们重新获得母爱。烟台和天津SOS儿童村建成于1986年,是我国首批建设的两个SOS儿童村。

    这两个SOS儿童村的落成,在全国产生了很大影响,此后相继有齐齐哈尔、南昌、开封、成都、莆田、乌鲁木齐、拉萨、北京等8个城市申请建立新的SOS儿童村。我国有多部影视剧作品,反映了这段鲜为人知的感人故事,如电视剧《只要你过得比我好》、电影《没有爸爸的村庄》《天使请吻我》等。

    30年来,这10个SOS儿童村共抚育培养超过2800个失去父母关爱的孩子,有近1500多个孩子不但成功走向社会,自食其力,而且成为各行各业的有用人才,建功立业,报效社会。

    不过,儿童村的招聘条件十分“苛刻”:妈妈必须是高中以上文化程度,有爱心,而且不能结婚、不能生育。之所以如此“不通情理”,为的是防止妈妈们万一结婚有了自己的孩子,不能全身心爱着这些孩子。

    烟台SOS儿童村成立时,25岁的郑忠燕正在烟台一家服装厂上班。从工人到“妈妈”,郑忠燕只用了不到10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周末我和一个老乡一起去村里看了看,看了孩子和家庭,觉得这些孩子很可怜,就想着我要来。也挺巧的,周三停电不能干活,我就又去看,当天就参加了考试。第二周就来上班了。”郑忠燕说,当时并没有想太多。

    村里有16个家庭,通常一个“妈妈”负责一个家庭,一个家庭抚养7-8个孩子。这些孩子从小遭受过各种不幸,父母大都因病、车祸、意外伤害等早早去世。每个家庭有一栋房子,房子之间有小路相连,在草地和大树间,16栋房子拼起了字母SOS的形状。

    郑忠燕很快爱上了这个美丽的地方。她瞒着家里,和儿童村签订了合同,成为12号家庭的“妈妈”。几个月后,当她带着5个孩子一起回到大约150公里之外的荣成老家时,她的家人起初是无比的惊讶和不解。然而,看着她和孩子几天快乐地相处下来,家人也就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“你把最好的年华奉献给这些孩子,值得吗?”30多年里,郑忠燕无数次遭遇这样的质疑。但是,她无怨亦无悔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小孩现在都非常懂事,他们个个也都生活得非常好,也都不给社会添麻烦,都能自食其力,我觉得这就是很值得的事情。”郑忠燕语速很慢,但态度坚决。

    还有不少人为郑忠燕感到惋惜,觉得她错过了一个女人生命中原本应有的许多精彩,比如拥有自己完整的家庭、有丈夫的怜爱、有骨肉血亲的牵挂,甚至有一份不叫做“妈妈”的职业……

这位十九大代表终身未婚,用30年抚养23个孩子成才

    ▲郑忠燕在给十四儿子剪脚趾甲。(李小波摄)

    郑忠燕说:“其实我的生活,我自己感觉挺好。我从来没觉得我到这里来,是一个错误的选择。我觉得这种生活,也是一种生活,也没觉得这种生活不好。我就是个简单的人,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妈妈,和天下所有的妈妈一样。”因为着急,郑忠燕甚至有些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SOS儿童村经常组织妈妈们出去学习、开会。郑忠燕告诉记者:“有时候到外面一看,觉得我又应该这样,又应该那样。但是一进这个门,所有的全部都忘了,全身心都扑在孩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想放弃的时候?”

    “这个也有,但是我都来了这么多年,和小孩也都产生感情了,这个时候不是你说走就能走的,就是舍不下心,你无法再做选择。你就抛不下这么多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再有一年左右,郑妈妈就要退休了。谈到退休后的生活,郑妈妈眼睛里闪烁出少女一般的光芒:“退了休以后,我要把之前想干的、没干过的都干了,不管能干到什么程度,但我要试试。首先我就想去学习,音乐、美术……这些好东西,我都想去学习。”

这位十九大代表终身未婚,用30年抚养23个孩子成才

    ▲烟台SOS儿童村的孩子们。(李小波摄)

    “妈妈”的幸福

    郑忠燕家里,客厅。一面大墙上,挂满了她和孩子们的照片。一如她一贯的风格,洗练,整齐,美观。





上一篇:中央国家机关纪工委:部分干部受处分后仍超标出
下一篇:中国新闻网站被转载指数2017年9月榜发布